卫士风采
您的位置: 首页 > 卫士风采 > 详细

泰州消防田洪波:优秀消防警官,但不是好儿子

田洪波,一个有着浑厚嗓门和暗色肌肤的中年汉子,他风风火火的行为方式似乎总能感染周围的每一个人;一个在战役期间痛失亲人却依然无比坚强
  田洪波,一个有着浑厚嗓门和暗色肌肤的中年汉子,他风风火火的行为方式似乎总能感染周围的每一个人;一个在战役期间痛失亲人却依然无比坚强,顶 住各方压力出色完成各项任务的好男儿。在他身上,似乎没有上下班之分,只有时间的一段段,每一段的时间里都填满要处理的事。和他工作的人都不会感觉到累, 而且效率出奇的高,他身上似乎总有一种魔力让你不自觉的就会跟着他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去。我们一直被他鼓舞着,一直被他感动着,他就是泰州市水上消防大 队教导员田洪波,一个“清剿火患”战役打响以来领导、战友们提到过最多的人。
  
  身兼数职、临“危”受命,扛起“清剿火患”战役大旗第一人!
  
  要说目前泰州支队里谁最忙,估计大部分战友都会首先想到田洪波。要说他有多忙,我们可以从田洪波身上目前担着的几个角色说起,他是水上消防大队 教导员,负责大队的一切管理教育和监督执法任务;他是江苏板桥培训中心泰州联系点负责人,本年度截至目前共组织办班11期,培训学员达1185人(复训 102人),结业人数达1036人次;他是泰州市消防协会副秘书长,统筹协调1000余家会员单位大大小小的日常事务;8月份,他被支队抽调负责“五大” 活动办公室;9月底组建“清剿火患”办公室。“清剿火患”战役打响以来,广东快乐十分和质:面对支队“清剿办”这个需要上传下达、统筹左右的关键部门,支队领导开始犯了难, 在选择谁负责这块工作上支队党委班子一时意见不能统一。田洪波在整顿好手头事务后,分析了自身的优势,主动请缨,临“危”受命,又一次扛起了重担,为领导 分忧。田洪波负责支队“清剿办”之后,一度混乱的工作局面迅速得到扭转,在他得带领下,“清剿办”成员实行战时工作制,“五加二”、“白加黑”的“神马都 是浮云”,一天24小时似乎都被切割成了一段段的时间点,每一段的时间都有安排,支队“清剿办”名副其实的成了发动全市清剿战役的“前线指挥部”,田洪波 义无反顾的成了扛起清剿战旗的“第一人”。
  
  科学谋划,布局全篇,扼住清剿战役脉搏的号脉者。
  
  在泰州市“清剿火患”战役开展“平安”系列行动过程中,田洪波充分发挥自己在培训中心广泛结识社会各行业、各部门的优势,主动登门,汇报工作, 讲解思路,20多天时间下来,他大部分时间是在各是局、委之间跑动,拿方案,做讲解,做沟通,协调各部门之间的动向,经常是下班之后一个人拿着方案在人家 单位门口拉住负责人说明讲解自己的意图,为促成统一行动尽最大的努力。最终田洪波成功说服了泰州市卫生局、教育局、旅游局、工商局、文广新局、安监局、民 政局、住建局共8个部门同意和消防部门开展行业系统的消防安全检查。为了使工作得到进一步的推动,田洪波又将此项计划进一步的细化,汇报市消防安全委员 会,终于促成了市消安委和全市8个部门联合开展行动,构建“大平安”的消防安全活动。看着当前各个行业部门“平安”行动捷报频传,大家常说,“‘平安’是 个法宝,抵得上千军万马,真正称得上是‘清剿火患’战线上的‘人民战争’!” 在清剿战役的过程中,中途正好遇到部局和总队排名方式的调整,为了研究最新的考评方式,指导全市更有针对性的开展“清剿火患”战役,从海量的信息数据中梳 理出来一条最新的方案和最有说服力的工作指导数据,可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田洪波在此期间真正把办公室作为自己的家,忘记吃饭是每天都发生的事,夜晚当所 有办公室都灭灯的时候,田洪波办公室那扇窗子总还是透出明火通明、繁忙不息的样子,经过一周的核算和会议说明,田洪波终于把自己梳理出来的新的工作指导方 案全面地推向了全市所有消防监督员,实现了全市工作步骤的一致化。在统一全市工作进程上,田洪波当之无愧的是把握“清剿火患”战役脉搏跳动的行家里手。
  
  忠孝两全,心忧大局,无边大爱撑起家庭、社会的顶梁柱。
  
  或许 是天妒英才,或许是上天有意要考验这个中年汉子肩上到底经得起多大的担子,正当田洪波在清剿一线拼杀正酣的时候,家中突然传来父亲胃癌晚期病危的噩耗。一 心扑在事业上的田洪波这些年知道最没有照顾好的就是自己的父亲了,因为有太多的事务缠身,他每次回家总是匆匆忙忙,虽然知道父亲这几年身体不是太好,但是 每次回家都不能多陪老人家一会,总是被一个个工作电话带回到工作岗位上。老人家理解儿子,隐瞒着自己的病情直到恶化住进医院,他相信儿子出色的工作成绩是 对自己最大的回报。田洪波忍受着对父亲巨大的歉疚,承担着无比的压力,在老人临走的最后几天仍然坚持参加每周“清剿火患”战役的研判,不错过工作上的每一 次安排。老人离世前的最后两周,田洪波白天在办公室工作,晚上去医院陪伴父亲,战友们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睡过觉,但是明显的一周下来,田洪波眼睛红了,胡 子长了,一脸的沧桑似乎一下子老了十几岁。有一次中午吃完饭,田洪波回到办公室,对办公室的小戴说了一句:“今天怎么这么冷!”,当我们再和他说话的时 候,已不听见他的动静,这是两周来大家看到的他第一次睡觉。其实那天中午温度20余度,他是累的感冒发烧昏睡了过去。处室的战友们心疼他,希望他多回家陪 陪老人,多陪一阵子是一阵子了,可他自己却知道好多工作真是离不开他,清剿战役每天变换的数字让他没法放下哪怕一刻钟。就在这样的情状下,田洪波硬生生的 坚持扛了两周,一直坚持到父亲去世,没耽搁一件工作上的事,没放弃对父亲一刻的治疗和照顾!离世的老人一定理解自己的儿子,这份对亲人的爱和对社会的责任 感动你我,温暖大家!这份爱心足以为社会、为家庭撑起一天广阔的天空!